SICK OPTIC ELECTRON RANGER E55 IR

同时,GE也借力澳柯玛引入全线产品再销售到其他市场。此外,它仍然与新飞合作生产冰箱,但品牌还是“新飞”。

这种循序渐进的合作模式让GE能小心谨慎地了解国内消费者的需求和定位,也为其后制定“是否要再深度涉水中国”的战略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合作的结果是,GE还是按兵不动,放弃了巨大的中国家电消费领域。现在看来,或许这一决策是正确的——中国家电行业竞争异常激烈,外资品牌在中间并不占有太多优势。

如果把2001年~2005年看作是伊梅尔特执掌GE的一个周期的话,接下来的一个周期,即2006年~2011年期间,GE的中国发展措施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。

除了人们所熟悉且GE在2008年奥运主打的“绿色创想”系列为GE中国及全球其他市场带来了新的机遇和绿色收益外,实际上GE在中国的研发及市场战略上,都有新的投入及产出。

比如,2003年,GE成立了化学技术实验室,当时吕苏博士希望能将“高产水效”和“高过滤性能”的膜技术难题攻克,从而研制出新的膜产品。

但因研发资金不足且向总部直接申请不易,导致该项目在2007年被搁浅,团队里的5位研发人员纷纷转战其他领域,只留下研究员黎华一人。

2008年,伊梅尔特特批了一笔钱用在中国研发中心的专项研发上。吕苏和黎华反复商量最终决定申请资助。数月后该项目出现了突破性的转折,GE研发中心的研究人员,不仅研制出了超低压膜这种新产品,而且也解决了配方及知识产权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