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个甲状腺眼病药物!IGF-1R靶向单抗Tepezza疗效强劲持久:显著改善眼球突出!

Tepezza是美国FDA批准的第一种也是唯一一种治疗TED的药物。TED是一种严重的、进行性的、威胁视力的罕见自身免疫性疾病,与突眼(眼球膨出)、复视、视力模糊、疼痛、炎症和面部缺陷相关。

Tepezza是一种全人单克隆抗体和胰岛素样生长因子-1受体(IGF-1R)靶向制剂,于2020年1月21日获得美国FDA批准。之前,FDA已授予teprotumumab治疗活动性TED的孤儿药资格、快速通道资格、突破性药物资格、优先审查资格。

OPTIC 3期确认性临床试验和OPTIC-X开放标签扩展临床试验是Horizon公司开发项目的一部分,该项目在评估Tepezza治疗TED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。OPTIC 3期确认性临床试验包括24周治疗期和48周停药随访期,该研究中:24周治疗期评估了每3周一次Tepezza或安慰剂注射治疗、共注射8次,主要终点是第24周实验眼的眼球突出(眼球肿胀)较基线毫米(对侧眼无恶化)。在第24周,有突眼应答的患者进入48周停药随访期,不接受额外的TED治疗,包括Tepezza。

OPTIC-X实验评估了Tepezza在入组OPTIC试验的TED患者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,这些患者要么是在治疗第24周的突眼非应答者、要么是在第24周有突眼应答但在48周停药随访期内病情复发。非应答者被定义为在第24周眼球突出较基线毫米。复发被定义为:在治疗结束后的48周随访期间,至少丧失了第24周的眼球突出改善2毫米(即使其眼球突出仍然比基线检查时要好)或者炎症迹象或症状数量显著增加而眼球突出不恶化的患者。在OPTIC试验的48周停药随访期内,患者在任何时间点都有可能复发。

顶线)在OPTIC试验中接受安慰剂、然后进入OPTIC-X试验中接受Tepezza治疗的患者中,有89%(33/37)的患者在治疗第24周达到了眼球突出减少≥2毫米的主要终点(平均减少3.5毫米)。这与OPTIC试验的结果一致:治疗第24周,接受Tepezza治疗的患者中(n=41)有83%的患者眼球突出减少≥2毫米(平均减少3.3毫米)。OPTIC-X试验的其他终点结果,包括复视和临床活动评分(CAS)的结果与OPTIC试验中观察到的结果相似。

——在OPTIC试验中接受安慰剂、在OPTIC-X试验中接受首个疗程Tepezza治疗的患者,其TED诊断时间平均为1年、最长达16个月,而在OPTIC试验中,TED诊断的平均时间为6个月。

——在OPTIC试验的48周随访期内,在OPTIC试验第24周有突眼应答的Tepezza治疗患者中,大多数在第72周时仍保持其眼球突出应答(19/34;56%)而未接受额外的TED治疗。在评定为没有维持突眼应答的15例患者中,有8例患者在OPTIC试验48周停药随访期的最后一次评估时较基线例过早中止研究的患者、2例病情轻微恶化但不足以符合OPTIC-X复发标准、9例在停药治疗期末的第72周前符合OPTIC-X复发标准(其中8例进入OPTIC-X进行再治疗,1例未入组OPTIC-X)。

——在OPTIC 48周停药随访期,从第24周到第72周,其他终点的持久性相似,包括复视和CAS。在接受额外一个疗程Tepezza再治疗的复发患者中,超过60%的患者在第24周眼球突出较OPTIC-X基线毫米。在OPTIC试验中,只有5例完成整个疗程Tepezza治疗后没有达到突眼应答。其中,2例在OPTIC-X试验中接受了额外一个疗程Tepezza治疗或眼球突出改善≥2毫米。

——在OPTIC-X或OPTIC 48周停药随访期内,没有发现新的安全性问题,包括接受额外Tepezza治疗的患者中。

上述2项试验的详细数据将在未来召开的医学会议上公布。Horizon公司集团副总裁Elizabeth H.Z.Thompson博士表示:“OPTIC-X试验的数据提供了证据,证明了Tepezza有效减少TED患者眼球突出的潜力,而这些患者的TED患病时间比2期和3期临床试验中最初研究的时间要更长。此外,数据也显示,有些患者可能受益于额外疗程的Tepezza治疗,并且数据表明这些患者可以体验到治疗改善而不会增加安全性问题。我们正在进一步了解Tepezza项目的早期疗效和患者对Tepezza治疗的安全性。”

研究的共同首席调查员、西达赛奈医学中心眼眶和甲状腺眼病项目主任Raymond Douglas博士表示:“OPTIC试验中接受Tepezza治疗的患者结果,与从OPTIC试验中接受安慰剂过渡到OPTIC-X试验中接受Tepezza治疗的患者结果,具有相似性且疗效显著。在以前,被诊断为TED的患者没有FDA批准的治疗方法,可能会在经历多次手术来恢复视力、同时经历多年的改变生活的症状。OPTIC和OPTIC-X临床试验的数据,以及FDA批准后我们在现实世界中使用Tepezza的观察结果,为完全改变TED患者的治疗期望值提供了非常有说服力的理由。”

甲状腺眼病(TED)是一种进行性的、致衰性的自身免疫性疾病,活动性疾病窗口有限,在此期间无需手术干预即可治疗。虽然TED经常发生在甲状腺功能亢进或格雷夫病(Grave’s disease,甲状腺机能亢进)患者身上,但它是一种独特的疾病,由自身抗原激活眼眶内细胞上IGF-1R介导的信号复合物引起。这会导致一连串的负面效应,造成长期的、不可逆转的损害。活动性TED持续长达3年,其特征是眼后炎症和组织扩张。随着TED的进展,它会造成严重的损害,包括眼睛突出(眼球突出)、斜视(眼球错位)、复视(两个视觉),并且在某些情况下会导致失明。

在以前,患者必须经历活动性TED,直至疾病变得不活跃(这通常会留下永久性和视力受损的后果),然后才能进行复杂而昂贵的手术,但手术可能永远无法恢复视力或外观。TED患者经常经历长期的功能、心理和经济负担,包括不能工作和从事日常生活活动。

Tepezza的活性药物成分teprotumumab是一种全人IgG1单抗,靶向胰岛素样生长因子-1受体(IGF-1R),开发用于中度至重度甲状腺眼病(TED)的治疗,该病通常与格雷夫病(Grave’s disease,甲状腺机能亢进)相关。OPTIC研究中,接受teprotumumab治疗的患者眼球突出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减少,而这目前只有在活动性疾病结束后才能通过手术治疗。

Tepezza的批准上市,为临床医生提供了第一种药物,在活动性TED期间除了治疗其他痛苦的症状之外,来减少眼球突出。Horizon公司还将开展一项上市后研究,在更大的患者群体中评估Tepezza的安全性,正如2019年12月13日DODAC会议上所讨论的。这项研究还将评估复治率与患者治疗时间长短的关系。(生物谷

下载生物谷app,随时评论、查看评论与分享,或扫描上面二维码下载相关阅读

Science:来自康复的SRAS患者的人类单克隆抗体可交叉中和SARS样冠状病毒